那么时光,请慢一些。静坐,泡一壶浓茶,泯一口,品苦涩的味道,把一番发酵的往事诉与品茗者听。

活着多诗意,姹紫嫣红情思懵懂的青春,遇上一些人,发生一些事,恍恍惚惚记得谁。谁都不是谁生命里的常客,时光只筛选一些于记忆深处,尘封在风中,风起时,想起。时光不老,我们不散。一个多美的约定,第一次看到这八个字,感动得潸然泪下。不知是时光遗忘了我们,还是我们遗忘了时光。明天我依然是我,你依然是你,人生有太多的身不由己,用一路悲喜来证明。多少分分合合,离离散散,留下的越来越少,留下的越来越重要。

肆意的青春年华里,那些回不去的时光,我诧异,一地繁花竟悄悄落尽。谁的世界曾经一片纯白,没有踏过的痕迹。纳叹一声,偶一回眸,梨花飘瓣飘了一季,莞尔低眉浅笑。盘旋之态,恰似温柔的蹙额际遇。微闭双眸,臆想冬季不停留,岁末凋零一遍海岸。

当搭上青春的末班车,笔触间记录仅有的温存,记住感动瞬间。老了,动不了或者灵思枯竭的时候,翻一翻,也曾如此执着过。

爱文字的女子多孤寂,因为只有文字方可肆意驰骋在另一个世界。没有任何美妙的言语可以叙述,灵感忽至的瞬间,一种冲动,伏案桌前,提笔落笔一一定音。三毛因为荷西不能睡觉而搁笔十个月。小时候的她编故事,长大后她写自己的故事。荷西是幸福的,三毛是幸福的,看他们的故事也是幸福的。

因为只有文字方可肆意驰骋在另一个世界。生活多失意,多少人问,为何多愁善感,为何喜欢悲伤的季节,为何喜欢伤感的诗句。也许是少年不知愁滋味,欲说还休;也许沾染了纳兰的忧郁,像明珠说纳兰,你什么都有了,为什么还不快乐。我从来只是隔岸观火,却不知有一天亦会染遍江面,贪玩的孩子,玩火自焚,一失足千古恨。最后一刻,竟如此慌乱,不知是身累了还是心累了。一念释然,一念放下。有些时候不是有些时候,有些事纠结久了,就成了心病。情不知所起,而一往情深。事实炎凉,何故良苦用心。

因为只有文字方可肆意驰骋在另一个世界。静思明心,逐渐退却微凉季候,万物本有原本姿态,步子慢一些来,发现沿途曾忽略的风景。虔诚祈祷在皎洁月光下,明天是新的明天,原谅曾经背叛过的人,宽恕昨天犯下的错误,不埋怨错过的美丽。

因为只有文字方可肆意驰骋在另一个世界。因为只有文字方可肆意驰骋在另一个世界。一天一天,牵挂渐少了,曾经的倔强,任性,固执,小脾气没有了。记忆力越来越不好,努力记住对我好的,一颗慈悲心包容所有。

如今分享成了一个奢侈的词,一花一世界,一叶一菩提,能独处亦是一种境界。一首喜欢的歌一本挚爱的书,惓慵一个人的世界,月华似水轻柔缓缓,张望娇小容颜,徜徉碧水之央泽。冗杂深长夜夜思量,换做谁一脸明媚笑颜,不倾城也不倾国,绽放在属于自己的季节。

因为只有文字方可肆意驰骋在另一个世界。喜欢“诗书传世长”这五个字,带着浓浓墨香,碾磨打捞沉淀的印迹。宿命的追寻,潮湿的季节,温暖的等候,万家灯火通明,姑苏钟声催无眠之夜。从来歌伴天涯路远,青墨泼染的江湖夜色,令人心生向往,有酒有诗有墨,仗剑走天涯。

哒哒马蹄声打江南过,相濡以沫也相忘于江湖。纸伞,挣开,玲珑玉透滴答雨。红药摇影,湖边碧波泠泠,吹紫萧踏轻舟,夜夜听钟声苍苍。梦里回到断桥边,残雪卷起当年一声细语呢喃,温习一遍又一遍。温润乖巧性格的我,今生前世都对江南有莫名的相思,定有人牵我之手,将所有悲伤都遗忘,抛弃旧时光里的零零碎碎,踏江南水乡,刻进我的脑髓,圆我旅途一个梦,一个爱诗的梦。

如果有一天我不再主动,不再依赖,不再诉说悲苦情绪,请一定要替我开心。依赖是红色的罂粟花,种下无形的蛊,自欺欺人的游戏,到末了终是厌倦。保持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,笑也轻微,疼也轻微。各自天堂后,遥问归期末。从未因为前途艰险而停下脚步,三千繁华成土,也不曾淹没执着微弱的脉搏。波动宿命的弦,弹契合的音阶,幻化恒古箴言。

转换,蜕变,化蛹成蝶,华丽的转身,疼痛也值得。岁月极美,在于它的必然流逝,春花,秋月,夏日,冬雪。你若盛开,清风自来。没有一成不变的弱小,也没有一成不变的浩大。终是逃不过命运的浩劫,从来不信神与佛,唯独信缘分,没有刻意安排,芸芸众生,相遇相守皆是缘。沙漠中的白杨树可以挺拔,那么等待的终会来到,只是迟和早。

挥霍过一些光阴,擦肩的就让他错过
。站在二十岁的边缘,张望年少时的无知和如今的坦然。因为还不够优秀,所有还有坚强的理由。我们都是尘世间的凡客,做不到宠辱不惊,也许是机缘未到,仍将一如既往的等待,等待一个未来,花开成海,我许你永恒,唱着生命的赞歌。是否要将肆意的青春耗尽?我们败给了光阴二字,有多少个明天的明天你还在我身旁,端着一壶茶,品着“云水禅心”。

开始,预测未知的今天,今天,探寻结局,没有结局的结局是最好的结局。喜欢故事结尾的那段独白,比任何的剧情都精彩。我们都不是写剧本的人,看不见故事后来的后来。一味的在边缘徘徊不定,弥补许多年前的缺憾,用编织的华丽的外衣,躲避。

人们热闹的迎接新日子,有的人忙碌,有的人依旧如从前,有的人寂静在自己的世界,这些光阴我们潜移默化的被改变,若初见,一定还是在路口,在香樟树下。

漫过边缘寻得一缕幽香,以一朵莲花的姿势等待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